.

 

末日前的偶遇

 

「哥哥,你害怕嗎?」那小子一邊問,一邊吮著沾上朱古力的大姆指。

我報以一笑,道:「怕?怕什麼?」

「怕死,怕餓,怕痛,怕黑……你真的不怕嗎?」他怔怔地望著我,一臉不可置信。

我輕撫著他的頭髮道:「我不是不怕,是覺得怕……也無補於事。」

「其實,末日究竟會是怎樣?學校的同學都說會很恐怖,大地會裂開,海水會洶湧襲至,又說天上會掉下被高溫火焰包圍著的隕石……但還有六小時就到十二月二十一日了,怎樣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似的?」

我看得出他雙眸閃過不安,故語帶輕鬆地道:「這就證明,末日其實並不需要害怕吧!」

「真的嗎?」

「哥哥早在十年前已接觸關於末日的研究,又花了四年寫下末日議題的小說,經過我多年的考證後,發現其實所謂末日,都不值得害怕。要怕,就給那些高官顯要去怕吧。」我把手上剛耗盡電源的iphone拋進面前的大海裡,而這舉動,令身邊的小子更大惑不解。

我笑了笑,道:「你都說末日將至,那手提電話又要來有什麼用?」

「至少……可以用來聯絡親友嘛!」

「管用嗎?」我望著快要下山的深紅色太陽,若有所思道:「一會兒就算給你有衛星電話也不管用。」

那吮著手指的小子聽著我所說全然不懂反應,只呆呆地望著我。我別個臉,迎著海風和撲面的浪花,反問他:「那你呢?既然這麼害怕,為什麼獨個兒坐在這裡?」

他似回一回神,答道:「因為賭氣。」

「賭氣?」

「爸爸、媽媽他們不相信過了今天就是世界末日,還不斷在我身邊囉嗦著,說我看得太多古靈精怪的書,他們就只懂自說自話,持老賣老,所以我一氣之下便跑了出來。」

「原來這樣。」

「那你呢?」

「我沒有家人的。」我躺在地上若有所思。

「如果下一刻真是末日來臨,你一個人這樣渡過,就不覺得寂寞嗎?」那小子學著我躺在地上問。

「那你呢?」我反問。

「會啊。」他頓一頓,道:「我的好友曾經問我相同問題,他們都說要跟自己所愛的人一起渡過末日,但我說愛人不如親人,更何況到末日那刻,你的愛人都希望跟親人一起渡過時,你要去跟你的愛人跑到她的親人那裡成為閒人?還是立下心腸走回老家陪自己的雙親渡過?」

「有什麼不同?」我望著他問。

「當然有!」我坐起來道:「我夠膽去說,若我有愛人,如果下一秒鐘是末日,她所擁著抱著去面對死亡的,一定是她的雙親,而不會是我,所謂血濃於水嘛!就算她本要擁著我一起接受死亡,我也不好意思這樣,那到時我也是要一個人孤伶伶地被迫踏入黃泉,這樣你說是不是選擇回家更好?」

我不置可否,道:「你怕孤伶伶?」

這說話似觸動這小子心靈。

「你現在感到孤寂嗎?」

他的眼圈紅了。

「那你知道下一秒鐘有什麼決定了嗎?」

他沒有說話,拋下手上還吃餘半包朱古力,二話不說便站起來,準備離去。

我說道:「你明白已經太遲了。」

「什麼?」那小子一臉驚訝。

「所有交通工具也已停駛,現在要找一輛車也挺難。」我語態輕鬆地道。

「不……我還有機會的。」

「什麼?」

「我家就在這山頭另一邊,我知道有條山道可以回去。」我循著他所指,隱約看到背後那座山的確有條山徑似的東西。

「在末日之前,我一定可以回家的。」語畢,他連「再見」也沒說聲便拔足而跑。

我望著他漸漸消失的背景微笑著,然後,再次轉身望著已快要隱沒的太陽那裡,喃喃地道:「可以有機會後悔多好,別要像我一樣……」

我閤上眼,吐出最後一句話:「只餘下空追悔。」

五分鐘後,太陽完全隱沒。

六小時後,黑夜到來。

再六小時後,大地仍舊漆黑一片。

然後,太陽永遠失去蹤影。

白天,不再來。

─ 完 ─

 

發表意見
我的姓名
電子郵箱 :
我的姓別 :
組織 或 學校 :
意見內容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