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萬零七次月落的傳說

 

「遠古的人類賤視人生的真正意義,他們終日沉醉於物質生活,以為電子產品、以品牌為賣點的時尚產品、吃喝玩樂就是所謂的人生享受,人類就一如癌細胞一樣不斷繁衍,亦犧牲了地球和萬物天生的靈力,讓污衊的化合物把地球和萬物污染……」

「而我們作為『希望的使者』,是有責任進行這一次計劃,為使我們需要的歷史如我們所期待般發生,後人才明白,什麼是因、什麼是果……」

在這個鐘乳石洞裡,總是傳著一把淒慘、秀氣的女子聲音,以一種已經失傳的古語言——英語,訴說著令人不明所以然的消息。

據說這個鐘乳石洞是唯一沒有被任何文明洗禮過的地方,有信仰曾經認為,是有一種無形的力量,把神的說話帶了來這個鐘乳石洞裡,而在所有信仰傳說中,都說進入這個鐘乳石洞的人是無法再走出外面的世界,進入的人最後會跌落時空的陷阱中。我們的村子裡,有很多人,為了試試時空旅行,已來過這裡,也有些經歷過時空旅行的村民說,他們就是透過這裡來回不同時代的。

我聽得懂那些英語,也聽過有關這個鐘乳石洞的傳說,即使明知我來到這裡以後,也有可能會跌落時空的陷阱中,但我還是要來到這裡,目的是為了找出我弟弟失蹤的真相。

我弟弟只是二十來歲的年輕人,在學校裡修讀歷史和考古。由於我們這個文明只是開始了很短的日子,所謂歷史和考古的科目,往往是探究古文明的偏門學科,有點像研究一些很虛無縹緲的事情。當中,我弟弟最感興趣的是名叫「頻婆文明」的古文明。其所以叫做「頻婆文明」,是因為那個時代,很多化石、遺留下來的金屬殘片中,很多都是標上一種我們稱為「頻婆」的果實的圖像。

我只知道,在我弟弟失蹤之前,他曾告訴我,將要為研究「頻婆文明」進行考察,而要和同學來到這個鐘乳石洞。我曾為此和他吵架——他總是說,他不相信傳說,他認為我們的信仰是很反智和迷信。

最離奇的是,他說,他將會登上「希望的列車」,回到五百年以前。

這一切都是我沒法理解的。據我們的信仰經書所記載,我們的文明最多只經歷過兩萬次的月落,而考古學者一年的計算方式,是365次月落為之一年,即就是說,我們的文明只有五十多年左右。在我們的村子裡,沒有歲數過一萬一千次月落的村民。五百年前﹖在我的信仰中,五百年前的世界,是一個虛妄世界,那個時空,天地還沒有開始。

在種種矛盾和迷茫中,我開始研究一種叫英語的古語言,開始看弟弟平日看的書。最後,還是來到這裡。

忽然,我聽見我弟弟在呼叫:「姐,你來吧、你來吧,我知道你來了,你只要按著那發光的一塊鐘乳石祈禱,那就能夠來……快來、快來……」

多熟悉的聲音呀。我緊張起來,左右看看,希望快點找到那塊發光鐘乳石。在一陣忙亂的心情當中,忽然前面傳來耀眼的光,我還來不及思索任何事情了,向那道光跑過去,只是那一剎那,我就是昏了過去,整個人無法彈動,眼裡什麼都看不見,能隱隱看見的,只是一些像萬花筒的紫色光線。

*** ***

「姐,你醒來吧,快點……」我張開沉重的一雙眼皮之後,眼前的竟然是我弟弟。

「終於找著你了,花了幾年的時間,終於……」我緊緊抓著弟弟的臂膀。然而,我看看周圍,感覺很奇怪,這裡沒有太陽、也沒有月亮,只有冷冰冰的磚牆、地磚等,難道這裡就是五百年前的虛妄世界﹖只是,我也看看弟弟,他的衣裝有點奇怪了,在這樣荒涼、虛妄的世界中,他穿的卻是整齊、光鮮的衣裝,那些衣服的質料,我也不知道如何形容,總之領口的剪裁、鈕扣的精細,都不能在我那個時代能做出來。對比起來,我就是穿著破爛的衣服一樣。

「呀,你突然來到這裡,必定覺得很奇怪吧,我來介紹,這裡不是什麼虛妄世界,這是一個車站,這個時代的人類會叫這做地鐵站,都是建在地底的,而我們一直是利用了這個荒廢了的地鐵站來方便做事的。」弟弟用很平常而輕鬆的語氣說。

只是,我聽到他說「方便做事」後,擔心他是被什麼組織或邪教騙了,因而嚴厲起來:「什麼?你現在到底是替誰做事了?而要做什麼事了?目的又是什麼……」

弟弟沒有就這個問題回應什麼,還只好解釋說很難以三言兩語說明。

當時我和弟弟還是坐在柱子跟前冷冷的鋼椅上,弟弟怕我會冷倒在這個沒有太陽的地方,就說要帶的回地面上了。

到地面上之後,除了太陽還是跟我那個時代的太陽一樣之外,眼前的所有實在令我驚訝起來了—— 一幢幢高高的建築物、鐵皮的廂子都附上了輪子在路上跑來跑去,所有人類都是穿了整齊的衣服,還有一些人拿著一個小小的鐵皮盒子、薄薄的,有些人還跟那個鐵皮盒子自言自語地講話。

一切都讓我覺得太奇怪了。

弟弟邊走著,邊說起有關「頻婆文明」的事情,邊帶我登上了一架四座位的鐵皮車。他解釋說,這就是五百年前的「頻婆文明」,以英語說發音是「Apple」,因為在這時代,有一間制作電子產品的公司是以這水果為標誌的,而且為所有人普遍使用。弟弟說,在這個時代生活了幾年,才明白這個時代的人所重視的電子和科技是什麼一回事,是他以前從遺跡的考察中無法明白的。

「哦?」就這些關於「頻婆文明」的事情中,我想到最感奇怪的一處,就問:「那麼這一個時代的人類,怎麼沒有透過祈禱來到我們的時代呢?」

「我們的文明和文化,卻是這個時代的人沒有探索和了解的,他們以為科學和科技才是需要不斷發展的,而我們的文明講求的空間探索和靈力的探索,是他們不懂的。這個時代的人類,已不知道什麼是靈力。」弟弟解釋說。

我只感到非常可惜,在我們的信仰裡,靈力幾乎是可以戰勝一切的,除了不能戰勝神所安排的命運——死亡。

「而為了讓我們的時空得以保持安寧,我們組織了『希望的使者』,責任本來是要讓這個世界的人明白什麼才是人的所需。」弟弟說。

我本想表示贊同,只是,我從他的話中聽出了言外之意:「你說『本來』……難道計劃有變?」

弟弟長嘆一聲,續說:「我們曾經在不同的時空——大約是『頻婆文明』前五百年左右的各個年代,傳達音樂、藝術等等,希望可以改變『頻婆文明』人類的思想方式,後來發覺還是起不了作用,這個時代的人類仍然有兇暴的意識,動物性還是很強。所以計劃有變……」

「難道你是說,要調轉來對這個時代進行毀滅吧?」我很快便想到,以他們研究者的作風,通常只有是正和反兩面,不能建立時,只有來個毀滅。

這時,車停下來了,而車窗外可看見一個棕紅色長髮的女子,身穿雪紡紗的裙子,還以紗遮面。奇怪的是,由她從遠處走過來,直而為我拉開車門的一刻,她沒有直視過我,而就在拉開車門時,她竟以英語在我耳邊說:「不是毀滅,而是製造精神上的消磨,讓人漸漸死於精神的崩壞中。」

這聲線,我記起了,就是我在鐘乳石洞聽見的聲音。

「她是伊美,她和我們不同,她是在這時代出生的,不過,她的信仰性質跟我們一樣,明白什麼是靈性,所以她的想法和我們是一致的」弟弟一邊跟我一同下車,一邊解釋說。

「我希望通過靈力,召集不同時代而又有靈力的人類,去進行一項計劃,這個計劃是要將『頻婆文明』的人類的自我價值、智慧、思考能力降至最低,我們這個組織為此入侵他們的傳媒事業、娛樂事業等等,以音樂、電影等來令他們的自我意識降至最低,而這樣亦可令到他們像被馴養的寵物一樣,安於現狀而不再追求更具破壞性的文明。」伊美一臉無奈地說。

「而最終極的,我們想到,要盡快散佈世界末日的預言。」伊美搖搖頭,似乎這些都是她不想去做的,而又迫於無奈要做:「要令這個時代的人類起亂子,謠言是必需的,為了配合這個時空的人類一直相信的各個傳說,我們定了2012年12月21日為世界末日,並用我們控制了的傳媒散播出去,要令部份愚昧的人失去目標、失去計劃,好讓他們繼續沉醉於個人的娛樂和享受中,令他們想到,他們要等待救贖的來臨。」伊美就在此時,帶我來到一座高得塔尖彷彿直插太陽中心的水晶塔跟前。

「這水晶塔,是我們這一群有靈力而又來自不同時代的人建造出來,沒有靈力的人類是永遠也望不見這座水晶塔,好讓一切在他們不知情的情況下順利進行。而在2012年12月21日,我們會將仍然未能馴養、仍然有個人意識而不被我們影響的人類送到別的時空……去一個可以令他們培養靈力的地方,是一個脫離了正常的時空軌道是架空於現實的夢境空間,那麼他們的生命都可以在這個夢境中虛消磨下去……」伊美望著那宏偉的水晶塔,一臉似哭非哭的樣子。

「這個不行,我們不可以這樣控制事情的。」我憤怒地說。

「什麼……?」伊美和我弟弟都鎖起眉頭,他們覺得,大概大家都是有靈力的人類,為何會想著要姑息對待那些低等的「頻婆文明」。

「你們沒有想過麼,我們的世界裡,雖然大家還是有靈力的人類,而我們世界卻是天地蒼茫的,人都不能戰勝自然和命運,而要為『神』而活,在我們還未徹底明白『頻婆文明』時,有必要先以自己的衡量方式,去控制這個文明的發展麼?」我慌忙地說。

「既然這樣……」伊美說罷,竟開始祈禱起來,然後說:「你就離開這裡,不要礙我們的事吧!」

這時,水晶塔發出一道極強的白光,這道光讓我昏過去了,之後我全身都累得不受控制,整個人像浮在柔柔的浪潮上一樣,而眼裡除了白茫茫的光,也再看不見什麼。

*** ***

然而,所有的事情都在的我記憶中漸漸消失了。

我回到鐘乳石洞裡,完全忘記了到底是發生過什麼事情。唯一仍然記得的是,我是來找我弟弟的。不遠處,我看見我弟弟,他說今天走運了,在河裡打了一條很肥美的鮮魚。他拿著火把,又跟我說,小心天黑了,快點趕回村子裡吧。我倆又過回一些平常日子,而弟弟也說沒太多興趣再研究考古了,畢竟時空旅行也不是味兒,還說不如跟我上神學、去靈修好。

我只感到有些陌生和不對勁,眼前的弟弟讓我感到有點不熟悉,也有質疑過這是一個夢境還是什麼。

「今天是什麼日子了……哪一年、哪一日?」我問弟弟。

「哦?」弟弟雖覺得這是很奇怪的問題,還是回答了:「今天是第二萬零七次月落哦。」

弟弟所說的時間和日子沒有什麼奇怪之處,奇怪的是,我總覺得昨天和今天之間彷彿曾經發生了很多事,而我又總是記不起。想起這個,我總是一陣頭痛。然而,最後我還是沒有深思下去,現在的一切還是不錯的平常生活吧。

~ 完 ~

 

發表意見
我的姓名
電子郵箱 :
我的姓別 :
組織 或 學校 :
意見內容: